当前位置:首页 > 党建研究 > 党课材料 > 正文 党课材料
在将军故里“补钙”
日期:2017-10-23 15:51

·散文·

在将军故里“补钙”

黄小柳

 

金秋时节,素有“北国江南·江南北国”之称的河南信阳,天高云淡,瓜果飘香,位于该市新县境内的大别山干部学院迎来了参加全国机关党建研讨会的各地代表。对新县颇感陌生的我,不到不知道,一到吓一跳,仅36万人口的新县因盛产将军闻名,曾诞生人民军队的2位上将、4位中将和36位少将,如雷贯耳的许世友上将就是新县人氏。会议期间,我们与会代表200余人怀着崇敬的心情瞻仰许世友将军故里,洗耳恭听将军的传奇人生,深切缅怀将军的丰功伟绩,由衷点赞将军的特殊魅力。对此次大有脾益的“补钙”之行,我震憾之余不吐不快,不写不快。

 

   

许世友将军纪念馆内,图文并茂辅以实物展示,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地再现将军的传奇经历和军旅辉煌。将军出身贫寒,年幼便食不果腹,衣不遮体,8岁入少林寺,16岁参加童子军,后转为国民革命军走上革命道路。他参加了鄂豫皖苏区“反围剿”、红军长征、百团大战、孟良固、攻克济南、抗美援朝、解放一江山岛等战斗或战役,晚年又参与指挥西沙自卫反击战、对越自卫反击战,戎马一生,战功赫赫。纵观将军一生不怕死,死不怕,不知在“鬼门关”徘徊过多少回。一次,一位身强力壮的老兵凶狠地教训许世友这位新兵,不料被许世友一脚毙命,犯下死罪,是舅父把他从刑场上救出。又一回,已当连长的许世友因部下外出抢劫百姓财物被追责关押,数番严刑拷打后等候处决,心中有冤的他气运丹田,竟挣断手铐,把看守吓了个半死,他不仅没有成为“冤鬼”,而且还受到团长奖赏。他7次参加敢死队,在一次率部攻打土匪山寨的战斗中,身先士卒,被敌人击中头部,从几丈高的墙头摔落在地,两天昏迷不醒,当战友悲痛地为他料理后事时,将军突然开口说话:“我睡了一觉好舒服呀”。1957年,毛泽东倡导党和国家领导人死后火葬,并纷纷承诺签名,唯有将军不从,还向毛泽东递交了死后回家乡土葬的申请书,当时毛泽东的不表态又成为后来中央认定“毛泽东生前默许”。1985年10月,许世友在南京逝世,中央批准将其葬于新县田蒲乡。将军曾九死一生,终于魂归故里,皆因不受争议的 “七个特殊”:具有特殊性格、特殊经历、特殊贡献的特殊人物,经邓小平签批特殊通行证,这是特殊中的特殊。

 

   

许世友将军广场座落在将军故里正前方,高2.6米的将军碉像矗立广场正中,身着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军服,佩戴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目视前方。左侧一道巨型碉像墙,除将军身经百战的缩影外,浓墨重彩地刻画突出将军聆听主席谆谆教诲、将军跪见母亲的形象彰显了将军忠臣孝子的风范亮点。自参加革命起,将军就坚定跟党走的信念,不忘为党为民之初心,始终保持“布衣将军”本色。他对领袖从崇敬到热爱,从服从到忠诚。长征途中将军接受毛泽东建议,改名“仕友”为“世友”。解放战争中,将军率部仅用八天八夜“攻下济南府,活提王耀武”,毛泽东大为赞赏,称“这是一次了不起的战役”。“文革”期间,造反派意欲给将军制造麻烦,由于毛泽东、周恩来力保,直至动乱结束依然“红旗不倒”。1971年,毛泽东南巡途中,三番四次在专列召见将军,将军也成为毛泽东南巡谈话的重要见证人。1976年9月9日,毛泽东逝世,将军悲痛欲绝,茶饭不思,在卧室布满主席画像,私设灵堂。在将军故里设有毛泽东像章展厅,陈列着将军生前收藏的毛泽东像章10295枚,无一相同。百善孝为先,民间曾盛传,将军“谁也不怕,就怕主席和老妈”,其实将军是个孝子而已。入少林寺第8年,将军思母心切,破了少林弟子不准回家的规矩,斩关过将打出少林寺,回家叩见母亲。1958年,已是南京军区司令员的将军回到乡下,见到久别重逢的母亲,泪如泉涌,跪地不起,叹息“儿子不孝”。1965年,为照料留在乡下的母亲,将军把在北海舰队服役的儿子许光调回新县人武部工作直至退休。为实现“生前精忠报国,死后孝敬父母”的夙愿,将军终生坚守死后葬在父母墓地旁边的诺言不变,以特殊方式如愿以偿“忠孝两全”。当人们漫步在将军故里孝母路,无不感慨忠孝文化的博大精深,有道是:千里纵横,你总得有个家;万众首领,你也得有个妈。

 

   

什么也不爱,就爱猎枪和茅台,这是将军的特殊性格之一。将军戎马一生,枪不离身,是党内军内唯一能携枪见毛泽东的人物,将军纪念馆有一副对联足以明证,上联“谁能携枪见毛公”,下联“惟有许家大将军”。1976年初,倒行逆施的“四人帮”借反击右倾犯案风诬陷邓小平同志,将军看在眼里,恨在心中,赋诗一首如匕首似投枪:娘儿秀才莫猖狂,三起三落理不当。谁敢杀我诸葛亮,老子打他三百枪。将军性格豪爽,喝酒海量。据透露,当年将军每月工资300多元,首先交党费,剩下大部分买酒喝。1973年,将军从南京军区调广州军区任司令员,得知广州茅台酒价格每瓶6元,比南京贵3元,便叫工作人员到南京买酒。其实此时南京酒价也升至6元,为照顾老首长,就按3元价格结算。事后,将军明白真相,即叫工作人员向南京如数补足差价,并说共产党干部不能搞特殊。将军逝世后,给家人留下半橱酒、5支枪、4双草鞋、2把刀。让江东父老为之自豪的是,将军后人一直过着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没人利用将军的关系和影响去获取利益,更没有“绯闻”或“猛料”,名将之家传承良好家风,更为将军故里增辉添彩。在将军墓前,有不少人自带酒水前来祭礼,一道别具一格的酒墙映入眼帘,于是我们情不自禁地向将军深深三鞠躬。